欧宝资讯

《中庸》导读(八)

点击量:83   时间:2021-05-29 22:34

第二十六章

诚信是异国暂停的

【原文】

故至诚无息。不息则久,久则征。征则悠远。悠远,则博厚。博厚,则巧妙。博厚,于是载物也。巧妙,于是覆物也。悠久,于是成物也。博厚,配地。巧妙,配天。悠久,无疆。如此者,不(xiàn)见而章,不动而变,无为而成。

图片

【注解】

(1)息:暂停,息止。

(2)征:征验,吐露于表。

(3)载物:负载万物。

(4)覆物:遮盖万物。

(5)成物:收获万物。

(6)无疆:无穷无尽。

(7)见而章:“见”,展现。“章”,即彰,彰明。

【译文】

于是,极端诚信是异国暂停的。异国暂停就会保持永久,保持永久就会吐展现来,吐展现来就会悠远,悠远就会渊博浓重,渊博浓重就会高大清明。渊博浓重的作用是承载万物;高大清明的作用是遮盖万物;悠远永久的作用是生成万物。渊博浓重能够与地相比,高大清明能够与天相比,悠远永久则是永无终点。达到 云云的境界,不表现也会清晰,不运动也会转折,无所事事也会有所收获。

【读解】

论诚之本性之三:久也。

至诚无息。诚之为德、为道,一也,己也物也,知也仁也,内也表也,无别离也,一体大同也。物不灭,则诚不息;人不亡,则道不止。诚之道之德,遍诸时空也。其时间悠远,其空间博厚,其性质巧妙。故其能够载物、覆物、成物,既曰物之家,亦曰物之母。人也物也,在于诚,成于诚,以人也物也,时空世界宇宙身心,皆一也,一体也,“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尽也!”“为物不二”,诚之性也,天地之道也。故诚虽不言、不显,而为大智、大德、大能,纯粹而安和,博厚而悠远,大矣哉!(纯亦不已,妙哉文也义也!)

【原文】

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尽也。其为物不贰,则其生物意外。天地之道,博也、厚也、高也、明也、悠也、久也。

【注解】

(1)一言:即一字,指“诚”字。

(2)为物不贰:这边指只有一个天地。“物”,指天地。“不贰”,诚是忠实如一,于是不贰。

(3)生物意外:这边指生物之多。“物”,指万物。“意外”,不可推想。

【译文】

天地的法则,能够用一个“诚”字就囊括尽了:行为天地异国两个,而它生成万物则是不可计算的。天地的法则:就是渊博、浓重、高大、清明、悠远、永久。

【原文】

今夫天斯昭昭之多,及其无穷也,日月星辰系焉,万物覆焉。今夫地一撮土之多,及其广厚载华岳而不重,振河海而不洩,万物载焉。

今夫山一(quán)卷石之多,及其普及,草木生之,禽兽居之,宝藏兴焉。今夫水,一勺之多,及其意外,(yuán)鼋、(tuó)鼍、蛟、龙、鱼、(biē)鳖生焉,货财殖焉。

【注解】

(1)斯昭昭:“斯”,此。“昭昭”,清明。

(2)华岳:即华山。

(3)振:通“整”,整顿,引申为收敛。

(4)一卷石:一拳头大的石头。“卷”,通“拳”。

(5)意外:不可推想,指众多无涯。

(6)鼋、鼍:“鼋”,大鳖。“鼍”,扬子鳄。

【译文】

今天吾们所说的天,正本不过是由一点一点的清明荟萃首来的,可等到它无边无际时,日月星辰都靠它维系,世界万物都靠它遮盖。今天吾们所说的地,正本不过是由一撮土一撮土荟萃首来的,可等到它渊博浓重时,承载像华山那样的崇山峻岭也不觉得重,原谅那多多的江河湖海也不会泄露,世上万物都由它承载。

今天吾们所说的山,正本不过是由拳头大的石块荟萃首来的,可等到它高大无比时,草木在上面滋长,禽兽在上面居住,宝藏在上面储藏。今天吾们所说的水,正本不过是一勺一勺荟萃首来的,可等到它众多无涯时,蛟龙鱼鳖等都在内里滋长,珍珠珊瑚等值价的东西都在内里滋生。

【原文】

《诗》曰:“维天之命,于穆不已。”盖曰天之于是为天也。(wū)於乎不显,文王之德之纯。”盖曰文王之于是为文也。纯亦不已。

(1)“《诗》曰……”以下两句诗均引自《诗经·周颂·维天之命》。“维”,语气词。“於”,语气词。“穆”,远大。“不已”,无穷。“不”通“丕”,即大;“显”,即清晰。

【译文】

《诗经》说:“天道的运走,多么肃静啊,永久不会停留!”这也许就是说的天之于是为天的道理吧。“多么显耀清明啊,文王的品德是那样纯正!”这也许就是说的文王之于是被称为“文”王的因为吧。他的纯正也是异国暂停的。

【读解】

本章先是说人,尤其伟人。伟人是至诚的,最大诚信是永久不会中止的。不中止就能持久,心里永久如此,就会发于表,就会悠久。永久积累,就会博厚,进到巧妙境界,从而能够和天地相比,承载万物,遮盖万物。强调由诚信的寻觅而达到与天地并列为三,从而化生万物的最终现在标。

其次讲天地。天地生物之道和伟人是一致的,都是实在无妄的。天地也表现了博厚、巧妙、悠久,于是伟人是和天地同德的。

末了引诗表彰文王的道德是直纯的,发用是不息止的,和天道是一致的。实际上把人的作用升迁了,由被动的适宜自然转为主动的协调自然。

生命不息,诚信不已。这是儒学修身的请求。不光不已,而且还要吐露发扬出来,达到悠远永久、渊博浓重、高大清明,从而承载万物,遮盖万物,生成万物。这正是天地的法则,由诚信的寻觅而达到与天地并列为三的最终现在标。这与诗人屈原在《桔颂》里的咏叹:“秉德无私,参天地兮”相相符。

第二十七章

明哲保身,进退自若

【原文】

大哉伟人之道!洋洋乎,发育万物,峻极于天。优优大哉,礼仪三百威仪三千。待其人而後走。故曰:“苟不至德,至道不凝焉。”

图片

【注解】

(1)洋洋:盛大,浩翰无边。

(2)优郁闷:优裕多余。

(3)礼仪:古代礼节的主要规则,又称“经礼”。

(4)威仪:古代典礼中的行为规范及待人接物的礼节,又称“弯礼”。

(5)其人:指伟人。

(6)苟不至德:倘若异国极高的德走。“苟”,倘若。

(7)凝:凝结,引申为成功。

【译文】

远大啊,伟人的道!众多无边,生养万物,与天一致崇高。优裕而裕如,大的礼仪有三百项,细的仪节有三千条,这些都有侍于有道之人来旅走。于是说,欧宝资讯倘若不具备崇高的德走,就不克凝结极高的道。

【原文】

故正人尊德性,而道问学,致普及,而尽精微,极巧妙,而道中庸。温故,而知新,敦厚以崇礼。

是故居上不骄,为下不倍。国有道,其言足以兴;国无道,其默足以容。《诗》曰:“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”其此之谓与!

【注解】

(1)问学:咨询,学习。

(2)致:推致。

(3)尽:达到。

(4)极:极致,达到最高点。

(5)巧妙:指德走的最高境界。

(6)道:遵走。

(7)倍:通”背”,背舍,叛变。

(8)默:沉默。

(9)容:容身,指保全本身。

(10)“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”:引自《诗经·人雅·烝民》,“哲”,聪颖,指通达事理。

【译文】

因此,正人爱崇道德修养又寻觅知识学问,既达到渊博的地位又穷尽精微之处,既达到巧妙的境界而又按照不偏不倚。温习已有的知识从而获得新知识,敦实笃厚而又崇尚礼仪。

于是身居高位不傲岸,身居矮位不自舍,国家政治清明时,他的言论足以崛首国家;国家政治黑黑时,他的沉默足以保全本身。《诗经》说:“既明智又通达事理,能够保全自身。”也许就是说的这个有趣吧?

【读解】

这一章有三个层次。最先盛赞伟人之道。伟人以中和之道、中庸之走、明诚之德,成其伟人之圣、走其伟人之走,为天下标榜,为社会体式。伟人之道,洋洋乎大哉,宜乎必也其德位相配、德以配天也。贯通天地,发育万物,尽于人伦,修乎己身,故不凝,融于天地人物之中,而走转折之功也。

第二层有趣是讲伟人之德,最高的道和最高的德是相连接的。伟人之道,必须由高尚道德的人来承担,礼仪也必须由高尚道德的人来执走。道德学问极力达到渊博又要尽力穷尽精微之处,有高尚清明的德走又必须相符中庸的原则。必须强化修养。于是正人答该既爱崇道德又追肄业问。朱熹认为,“尊德性而道问学……”这五句最得圣贤精神,请肄业者尽心尽意研习,也是后儒商议的重点。究极言之,为“致普及,而尽精微,极巧妙,而道中庸”也。此亦佛之空空妙有,亦空亦有,不空不有之意也。此亦老子“道可道,专门道”、不知不觉,无形无象之道,乃至于生一生二生三生万物之详细具象之世界也。形于无形,功于于功,此道之本性也。

第三层有趣是讲伟人之知,素位而走。新旧相接、相结,故亦新也,新亦旧也,旧必能知新也。伟人之走,必诚而博厚、敦而坚定,素而不变,礼而不乱。伟人之为人,居上不骄,为下不悖,上下通也、顺也,一也,仁也。伟人于政,其言足以兴国,其默足以保身。

人有差别的社会地位,必要做到“位上不骄,为下不倍”,身居高位不傲岸,“富贵不克淫,贫贱不克移,威武不克屈”(《孟子·滕文公下》的大外子气派。世道清明时,政治环境宽松,言论要发挥更通走用,使国家崛首。政治紊乱时,无法说话,自然要沉默,要保全本身。《论语·宪问》中孔子说:“邦有道,危言危走;邦无道,危走言逊。”这一思维也许启发了孟子,于是他说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善天下”。末了引用《诗经》,表明只有既明事理又有聪颖的人,才能在进退出处人生仕途周旋中,既不失其道,又能珍惜其身。自然这必要聪颖:审时度势,明哲保身,言默自若,不被富贵名声所羁绊;方能进退自若,使本身立于不败之地。但智者也脱离不了社会环境,于是宋儒说:“正人之持身不可变也,至于言未必而不敢尽,以避祸也。然为国者使士言逊,岂不殆哉?”治理国家,使读书人不敢敞喜悦扉说话,国家岂不要危殆吗?

第二十八章

不要一意孤行,独断专走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愚而益自用,贱而益自专。生乎今之世,逆古之道。如此者灾及其身者也。”

非天子不议礼,不制度,不考文。今天下,车同轨,书同文,走同伦。虽有其位,苟无其德,不敢作礼笑焉。虽有其德,苟无其位,亦不敢作礼笑焉。

子曰:“吾说夏礼,杞不及徵也。吾学殷礼,有宋存焉。吾学周礼,今用之。吾从周。”

【注解】

(1)自用:凭本身主不都雅意图走事,一意孤行,不听别人偏见,即一意孤行的有趣。

(2)自专:独断专走。

(3)逆:通”返”,回复的有趣。

(4)议礼:议订礼制。

(5)制度:在这边作动词用,指制定法度。

(6)考文:考汀文字规范。

(7)车同轨,书同文,走同伦:车同轨指车子的轮距相反;书同文指字体同一;走同指伦理道德一致。这栽情况是秦首皇同一六国后才展现的,据此清新《中庸》有些章节实在是秦代儒者所增补的。

(8)夏礼:夏朝的礼制。夏朝,约公元前2205年——前1776年,传说是禹竖立的。

(9)杞不及徵:“杞”,国名,传说是周武王封夏禹的子女于此,故城在个河南杞县。“徵”,验证。

(10)殷礼:殷朝的礼制。商朝从盘庚迁都至殷(今河南安阳)到纣亡国,清淡称为殷代,整个商朝也称商殷或富商。

(11)宋:国名,商汤的子女居此,故城在今河南商丘县南。

(12)周礼:周朝的礼制。

(13)以上这段孔子的话也散见于《论语·八佾》、《论语·为政》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说:“拙笨却爱一意孤行,下贱却爱独断专走。生于现在的时代却专一想回复到古时往。云云做,不幸必定会降临到本身的身上。”

不是天子就不要议订礼仪,不要制定法度,不要考订规范文字。现在天下车子的轮距相反,文字的字体同一,伦理道德一致。虽有响答的地位,倘若异国响答的德走,是不敢制作礼笑制度的;虽有响答的德走,倘若异国响答的地位,也是不敢制作礼笑制度的。

孔子说:“吾谈论夏朝的礼制,夏的后裔杞国已不及以验证它;吾学习殷朝的礼制,殷的后裔宋国还残存着它;吾学习周朝的礼制,现在还执走着它,于是吾按照周礼。”

【读解】

本章承接上一章发挥“为下不倍(背)”的有趣。指斥一意孤行,独断专走。商议的是素其位,守其位,不越位的题目。“不在其位,下谋其政”,强调守纪守己。否定了那栽“生乎今之世逆古之道”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