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宝首页

《淮南子》卷20泰族训诗解16时兴英雄处位得宜

点击量:104   时间:2021-06-04 12:17

题文诗:

孔子弟子,七十养徒,三千人皆,入孝出悌,

言为文章,走为仪外,教之所成.墨子服役,

百八十人,其皆可使,赴火蹈刃,物化不还踵,

化之所致.圣王在上,明示益凶,经定诽誉,

以引导之,亲贤进之,不肖退之,民无被创,

流血之苦,而有高世,尊显之名,民孰不从?

古者设法,而民不犯,刑措不必,其非可刑,

而不刑也,百工维时,庶绩咸熙,礼义修而,

任贤德也.举天下高,以为三公;一国之高,

以为九卿;一县高为,廿七医生;一乡高为,

八一元士.智过万人,谓之英也,千人谓俊,

百人谓豪,十人谓杰.明于天道,察于地理,

通于人情.大足容多,德足怀远,信足一异,

智足知变,人之英也;德足教化,走足隐义,

仁足得多,明足照下,人之俊也;走为仪外,

智决疑心,廉足分财,信可依约,作事可法,

出言可道,人之豪也;守职不废,处义不比,

难不苟免,利不苟得,人之杰也.时兴英雄,

以幼大材,处位得宜,由本流末,以重制轻,

上唱民和,上动下随,海内齐心,能背贪鄙,

而向义理,其化民若,风摇草木,无之不靡.

【原文】

 孔子弟子七十,养徒三千人,皆入孝出悌,言为文章,走为仪外,教之所成也。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,皆可使赴火蹈刃,物化不还踵,化之所致也。夫刻肌肤,镵皮革,被创流血,至难也;然越为之,以求荣也。圣王在上,明益凶以示之,经诽誉以导之,亲贤而进之,贱不肖而退之,无被创流血之苦,而有高世尊显之名,民孰不从!古者设法而不犯,欧宝首页刑错而不必,非可刑而不刑也;百工维时,庶绩咸熙,礼义修而任贤德也。故举天下之高,以为三公;一国之高,以为九卿;一县之高,以为二十七医生;一乡之高,以为八十一元士。故智过万人者谓之英,千人者谓之俊,百人者谓之豪,十人者谓之杰。

  明于天道,察于地理,通于人情。大足以容多,德足以怀远,信足以一异,满足以知变者,人之英也;德足以教化,走足以隐义,仁足以得多,明足以照下者,人之俊也;走足以为仪外,满足以决疑心,廉足以分财,信可使依约,作事可法,出言可道者,人之豪也;守职而不废,处义而不比,见难不苟免,见利不苟得者,人之杰也。英、俊、豪、杰,各以幼大之材,处其位,得其宜,由本流末,以重制轻,上唱而民和,上动而下随,四海之内,齐心同归,背贪鄙而向义理,其于化民也,若风之摇草木,无之而不靡。

【译文】    孔子的弟子中有圣人七十人,弟子有三千人,这些人都是在家讲孝道、出门讲亲喜欢的,言辞都相符礼义法度,走为都规规矩矩可作外率的,这些都是哺育形成的。墨子有门徒一百八十人,都能够为义赴火蹈刃,义无逆顾,这些都是教化造成的。刻肌肤、刺皮肉、受伤流血,是最难做到的,可是越人就以刻字文身来求得荣耀。圣王处君位,清晰益凶的是非标准并公布于多,规定诽誉的标准并添以引导,靠近贤才并举用他们,无视不贤者并黜退他们,人们异国受伤流血的不起劲,而有出人头地、高贵显要的名声,这谁不想遵命呢?    古时候法令颁布,却无人往触犯它,责罚竖立,却无人往行使它,这不是本该用刑而不往用刑,而是由于百官都想着做益本身的本职工作,使各项工作都兴起成功,礼得以竖立并任用贤能有德之士,使刑法异国可用之处。于是推举天下的高才来担任三公,举荐一国的高才来担当九卿,推举一县的高才来做二十七医生,举荐一乡的高才为八十一元士。因此,灵巧超过万人的称之为“英”、灵巧超过千人的称之为“俊”、灵巧超过百人的称之为“豪”、灵巧超过十人的称之为“杰”。

 清新天道、审察地理、通晓人情,心胸博大足以原谅多人、德走足以使远方的人归附、真挚足以同一不同、灵巧足以搪塞明达,这栽人就是人中的“英”。德走足以实走教化、走为足以黑相符道义、仁慈足以得人喜欢戴、英明足以照耀基层,这栽人就是人中的“俊”。走为足以为人师外、灵巧足以武断疑难、清廉足以公中分配财物、真挚足以按照信约,任务值得效法、措辞相符符道理,这栽人就是人中的“豪”。坚守本职工作而不芜秽、为人公理而不结党营私、遇见危难而不搪塞逃避、望到益处而不贪得,这栽人就是人中的“杰”。英、俊、豪、杰各以他们本身的才能大幼安处在停当的位置,各得所宜。云云就能由本流末、以重制轻,在上位的倡导什么、下面的民多就答和什么、上面走动什么、下面的民多就追随什么,四海之内,人心所向,背舍贪鄙而憧憬义理,云云来教化民多,就如同风吹草木,草木随之伏倒相通。